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美俄峰会:特朗普遭遇外交滑铁卢

2019-01-11 18:23:49
美俄峰会:特朗普遭遇外交滑铁卢 马晓霖专栏 美俄峰会:特朗普遭遇外交滑铁卢 马晓霖(博联社总裁、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北京时间7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连续发布推特,盛赞他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赫尔辛基举行的首次峰会“大获成功”,并期待今秋普京回访美国时继续推进双方合作。然而,客观地说,4天前的美俄峰会堪称特朗普的外交滑铁卢,不仅没有解决什么实质性问题,反而给其声誉带来灾难性损失。特朗普归国后极不情愿地收回前言,表明其“普京观”和“俄罗斯观”曲高和寡,面临国内和欧洲阵营的强力反对与抵制,也表明短期内重启美俄、欧俄关系并告别新冷战绝非易事。 特朗普是在被国内和欧洲“两头夹击”的不利形势下去会见普京的。欧洲的不满来自于特朗普对欧洲伙伴的粗暴和双重标准,他在12日出席北约峰会前夕和期间,持续抨击欧洲伙伴享受美国保护却不愿意多掏军费,敦促其他北约成员提前6年完成上届威尔士峰会确立的军费占GDP2%的目标,但是,欧洲伙伴对此集体抵制。 为了逼迫和恫吓欧洲伙伴,特朗普不惜拿德国出气,指责德国购买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向俄罗斯“举白旗”“通敌”等等。更出人意料的是,特朗普在会见普京前夕居然贬斥欧洲为“敌人”,引发多位欧洲领导人反击,他们愤怒地称特朗普“散播假新闻”“敌友不分”“认敌为友”。 特朗普后院也不让人省心。美国联邦法院12日起诉12名俄罗斯情报官员,指控他们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干涉美国内政、操纵大选并制造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的丑闻。此举重提特朗普涉嫌其中的“通俄门”,有干扰美俄峰会之嫌。当特朗普大尺度褒扬俄罗斯世界杯圆满成功时,希拉里发布推特责问他“究竟在为哪支队伍效力”? 特朗普与普京的会谈涉及范围非常广泛,且未回避乌克兰危机和美国大选等敏感话题。会谈未能取得突破性进展并不让人意外,而让美国舆论恼火的是,特朗普与普京一唱一和否认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并同声指责美国内部反俄势力“政治构陷”,特朗普甚至将美俄关系僵冷归咎于“美国愚蠢”。 特朗普宁可附和战略对手的说辞,却不信任和尊重美国情报机构的判断,他的“吃里扒外”言行立即招致国内各路人马口诛笔伐。前中情局局长布伦南公开谴责特朗普相关言论是“叛国”行为;共和党大佬麦凯恩称“没有哪位总统表现得更卑躬屈膝”;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称,峰会记者会是“特朗普任内严重的错误”;参议院民主党舒默称,“从没有见过美国总统像特朗普支持普京那样支持一个对手”;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则以“丢人现眼”概括特朗普的表现。美国媒体更是毫不留情,CNN称特朗普身患“神经错乱综合征”,CBS说他和普京“亲密无间,像盟友一样”,美联社则形容他“怪异”“可耻”“丢人”…… 特朗普回国后被迫宣读声明,推翻为俄罗斯辩护的先前立场,称接受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说法,但他又脱稿否认而继续为俄罗斯辩护,声称干涉大选之事“也可能是别人所为”。这一瞬间反转加剧美国主流舆论对特朗普“通俄”的怀疑,用参议院民主党舒默的话说,“这种危险做法可能的解释是,普京或许掌握有关特朗普的黑材料。” 特朗普的“普京观”和“俄罗斯观”,显然一反传统而与美国主流舆论背道而驰。奉行单边主义和孤立主义并倡导美国利益优先的特朗普,很少从价值观和意识形态视角审视世界格局和大国关系。他始终欣赏普京的魄力、决绝和横刀立马,甚至认为俄罗斯并吞克里米亚也无所谓。而美国主流舆论则一直指责普京搞独裁、排斥异己,抨击俄罗斯与民主政治反向而行、威胁中东欧国家并肢解乌克兰、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参议院多数党麦康奈尔说,“俄罗斯人不是我们的朋友……”众议院议长瑞安也认为,“总统必须认识到俄罗斯不是我们的盟友,俄罗斯始终敌视我们基本的价值观和理念。” 欧洲同样对特朗普“痴迷”普京、疏远传统盟友而与俄罗斯热络感到失望与震惊,认为特朗普已经敌友倒错,称这一切对欧洲和北约而言都是“灾难”,因为历史上的美国总是和欧洲站在一起,而今天谁都不能确切地指望美国在危机时刻出手保卫欧洲。有更悲观的评论认为,作为美国和欧盟跨大西洋团结代号的“西方”已不复存在。 当然,这些担心应该是过虑了。仅凭特朗普一己之力,不可能改变战后秩序和美欧世界观和是非观,也无力扭转已经僵冷的美俄、欧俄关系,况且从大方向上看,特朗普已在努力逐步向传统精英势力看齐靠拢以免更加孤立。但可以肯定的是,短期内美欧与俄罗斯的新冷战不可能真正缓解。孕妇钙片有哪些牌子的好
小孩发热怎么办
舒筋活络炖汤有哪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