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北京教委调查电大舞弊事件1种

2019-01-14 07:06:38

  北京教委调查电大舞弊事件

  一名考生在闭卷考试时,将“小抄”放在腿上抄袭。

  监考老师不但没有阻止学生作弊,反而积极配合考生,站门口“放哨”,看到巡考过来,就发出事先约定的“暗号”。

  上周末,北京广播电视大学50余分校、工作站统一进行的期末考试,却出现该校“有史以来舞弊事件”,数百名学生考试作弊

。更为“离奇”的是,监有了老婆不愁孩考老师非但不管,反而在门口放哨防巡考,作弊在电大变成“正当”行为。

  目前,北京市教委已成立调查组展开调查,一经查实,将对相关人员进行严肃处理。

  上课率不到20%考试通过89%

  在北京电大站上了解到,该校是一所运用广播、电视、计算机络、文字教材和视听教材等多种媒体进行远程教育的开放成人高等学校。

  正是这样一种教育大抓力锚模式,给了学生逃课的理由。

  “我们会建议学生来校听课,若特别忙的话,可提前向班主任请假,之后可申请老师课件,可在家上学习。”该校老师表示。

  有了络这条捷径,学生可以免去不少车马之劳,据学校老师透露,北京电大“平时上课到课率不到20%,有时连5%都不到。”课堂如此冷清,却有“去年考试通过率达89%”这一“骄人成绩”。

  “上也可以学习?谁能够督促学生自觉学习呢?”不少友质疑这种教学模式的可行性。

  一位自称是电大学生的友如此回应,“学校只管收钱,平时不用学,考试时监考人负责念答案,或提供方便,或装作没看见。”

  另外一名学生证实,平时根本不用去上课,班主任会提前给我们发信息通知上课时间和交作业时间,只要按时交作业,考试之前做好“小抄”,一学期就安稳过了。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储朝晖研究员接受采访时认为,互联教学并不等于质量差,关键在于老师如何把握,“如果老师只是告诉学生要考哪些内容,教学就沦为考试的服务工具”。

  文凭导向教育成鸡肋

  “说白了就是买文凭”,对于学校流行的抄袭之风,北京电大一位老师如此评价,“以前,领导曾经聘过一名外校老师过来监考,考完一次,这名老师就辞职了,他说实在看不下去这种风气。这样不好,但是没办法,得留口饭吃。”

  友胡杨道出了某些电大的尴尬现状,“电大考试就是走过场,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如果花钱还买不到文凭,还能招到学生吗?”

  有学者指出,一些大学之所以成为考试舞弊的“圣地”、贩卖文凭的工厂,更深层的原因在于,当下社会对“文凭”的病态追求。

  文凭买卖大行被深深烙印在心里的爱情也会有消失的那一天其道,水性木器漆生产厂家给投机者以方面之门,而有些一心向学的人则成了文凭买卖中的牺牲品。

  北京电大一学生显得有些后悔,“来电大后才知道上当了,这种教育根本就是花钱买证,每学期交2000多块钱,平时不用上课,考试拿上‘小抄’,老师也不管,就过了。”

  业内专家指出,随着普通高等教育的扩招以及其他教育形式的多元化,电大教育的吸引力急剧下滑,生源的质量和数量也随之降低,一些电大为了摆脱窘境,走上了买卖文凭这条路。

  储朝晖认为,电大主要面向成人教育,当前的用人单位普遍存在“外行管理”的现象,由于“外行”对自己所管理的领域了解甚少,文凭就成了普遍的评价标准。文凭导向直接导致社会对文凭的渴求,“只要花一些钱,就能轻松获得文凭”。

  南方徐滔

  实习生范典

  ■对话

  作弊和学校教师

  利益攸关

  :您如何看待这种有教师参与的集体作弊现象?

  熊丙奇(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我认为教师对这件事情的价值判断偏低,他们可能把诚信看得不是很重要,没有一个可以遵循的底线。这种事情和学校的利益有关,也与教师的自身利益相关,例如学校追求的毕业率,老师追求的考试通过率。

  :您认为电大模式将来发展方向在哪里?

  储朝晖(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储朝晖研究员):用人单位应改变用学历评价员工这一标准,这会萧山纸箱厂导致教育以学历为导向,对员工的工作却没有多少作用。

  熊丙奇:长期以来,中国的高等教育都是以学历教育为目的,对学校、对受教育者来说,取得学历都是一件好事情。电大将来的发展方向应该摆脱学历教育,注重学生的继续教育和终身教育。

小饰品批发市场进货
2010款路虎揽胜运动版
徐州蜡烛品牌大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