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遗忘的角落一

2018-10-30 11:39:07

遗忘的角落(一)

玲子在我面前肆无忌惮的哭着。好像全世界什么都没了,有的只是自己的泪水和伤痛,叫人疼惜。为了个不值得的男人哭得撕心裂肺。我愿意理解她,一直都愿意。在我看来能哭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至少证明了你还有希望或者你还在追寻梦想。很多的时候当玲子在我面前落泪,我会无比的爱怜和呵护这样的感觉。不是因为她需要,只是觉得可贵。

玲子和颜小可一样都是有着典型江南女子容颜的女子。温柔惹人疼惜。与所不同的是,玲子是干净得透明的女子,而颜小可却不是。玲子的所有一切在脸上永远可以看得清楚明晰,没有任何的掩饰。开心的时候就笑,不开心的时候就哭。有时候我会觉得伤害这样一个女子的男人是很可恶的。既然给不了她什么何必要给那么多的承诺?既然知道谎言终有拆穿的一天又何必树立那么多正人君子的形象有天来给人来祭奠?

我只是坐在沙发上什么都不说,静静的看着玲子哭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就像我除了知道是为了个不值得的男人之外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我从不喜欢问她原因,因为在我看来,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不知情的人可以来判定一样东西的对和错,除了自己。于是,更多的时候我只是静静的等着她哭,什么都不说。

颜小可总觉得女子脆弱的时候是可爱的,于是自己很不可爱。也不惹人来爱,但玲子却不同。她很认真的生活,很认真的爱或者放弃。然后进行下一次的追寻。循环反复,没有任何的疲倦。我在某一时候很是佩服有这种信仰的人,即使自己从来没想过尝试。

不知道过了多久,玲子终于哭好了。句话是“我渴了,我要喝果汁”,我忙不迭的从沙发上跳起来向冰箱奔去,为她端来了一大杯的果汁。就这么看着她一口气喝完了。看着她白皙的脸颊上一对大眼睛哭的红红的肿肿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是她开口说了第二句话“我饿了,我们去吃饭”,语气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我也终于相信为什么说女人善变,而玲子的变化有点让人始料不及。我也只能替让她流泪的那个男人说声抱歉,他注定不是玲子生命里的主角。

我们去“神户”吃了牛排,然后又去肯德基买了大堆吃的。之后坐在江滩上直到黄昏,我看着她吃完了所有的东西,一大堆的汉堡和鸡翅薯条可乐。我是胃是承担不起这么重的负荷的,只能看她吃。她很兴高采烈的跟我讲着她是如何如何爱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是如何如何对她好的。然后说着他的痴情他的无奈他的伤感他的背叛直到自己的怨恨。俨然一副事情过去了很久了的姿态,然后说我们去“钱柜”唱歌。这样的女子是该拥有快乐的,即使是失恋也懂得怎么让自己好过些。那怕这些快乐仅仅是用金钱来满足的,我总固执的认为在这样的时刻金钱的表象是高尚的。至少于玲子而言。

晚上12点,我们两个女子就这样好像空无一物的走在灯红酒绿的大街上。玲子说着很喜欢跟我在一起,每当她受伤的时候。因为在我这里她能暂时放下很多令人困扰的问题而专心处理眼前的这一件事情,可以很快的将一些人和事放弃或者遗忘。她的意思是很多自己面对不了的事情在我这里就可以面对了,换言之,很多自己狠不下心放下的人和事在我这里就能很快决定不要。有时候我会产生个错觉,觉得自己就像传说中的“孟婆”一样,玲子每来我这里一次就走了一次“奈何桥”,我每次都递给她一碗“孟婆汤”。喝过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曾在“思绪”里将这个比喻讲给她听,她口里的咖啡就没有任何征兆的喷溅了我一身。我刚买的价值几千块的衣服差点报废。“思绪”是我们很喜欢呆的一个茶餐厅。没事的时候我喜欢点一杯咖啡坐在临窗的位置看看过往的车辆和行人,很快的一个下午就过去了。

那天我和玲子走了很多的路,好像记忆里我们很久都没有这么晚出来走过路了。和玲子相识了五年,五年来她在我面前哭的次数已经记得不大清楚。但总是能很快的恢复很快的再投入,用玲子的话说她是真的很认真的在生活,即便是每一次的结局都是伤心。我是相信玲子的,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好像在等待一个人的出现,然后不停的找寻。一次次的希望,一次次的破灭。或许有天她真的能找到,又或者有天她终于也累了开始停留不再找寻。谁又知道呢?

她常说:“小可,别太执着的沉淀在不属于我们的世界里。对自己好些!”虽然我每次都在点头,却只有自己知道,洒脱于自己而言,是太过于的东西。颜小可的生命里爱过一个男人,仅此一个然后心力交瘁。于是我不在相信什么所谓的永恒或者永远?如安妮宝贝问的“永远是多远”?没有谁能告诉我,也不需要任何来告诉我。颜小可是个骄傲执着的人,注定要在一棵树上吊死除非那个男人先死了。

这样的想法没有谁知道,我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我是不习惯被人太了解的女子,一个人太过于了解自己对我而言太缺乏安全感。玲子很快的投入到了工作里,我也要开始自己的生活。在别人看来很简单而枯燥的生活,但我却觉得自得其乐。不奢求任何人理解。

舒为可发来了很多的信息,我照列只是看看不做任何回的打算。舒为可,颜小可生命里很深刻爱过的一个男人。我放不下这个男人,谁都清楚。因为三年来,我不接受任何的男人,也不触碰和爱情有关的任何字眼。我也无法原谅这个男人,谁都不理解。自己有时候也不能完全的理解这种情素是一种什么样的微妙感情,可以肯定的是我爱着这个男人,很爱很爱。他给我的记忆吞噬了我所有的一切,他的离开将我的心已经揉成了碎片,支离破碎的心不完整的感情。种种都使自己无法释怀。[1][2][3][4]

污泥烘干机价格
建筑钢材价格
香椿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