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告别唯GDP论绿色经济真正ing役

2019-02-02 00:17:54

  中国园林4月24日消息:告别“唯GDP论”动真格了。截至目前,中国超过70个县市告别“唯GDP论”的时代,取消GDP考核,以环境和民生的考核导向取而代之。应景的是,2014年季度全国31个省GDP总和仅比季度GDP总量高出3.64%,较2013年高出11%大幅下降。

  但这注定是一场艰难的告别。

  此外,用什么考核标准替代GDP便成时下的当务之急。取消GDP考核,只是迈出了重要的步,并非一劳永逸,尚需进一步完善考核体系。如果一些地方缺乏科学的新考核体系,就很难防止“GDP考核”换个马甲卷土重来。至此,以环保先行为代表的绿色GDP适时出现。

  2015年3月30日,来自权威媒体的报道消息称,为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有效推动新环保法落实,环保部召开建立绿色GDP2.0核算体系专题会,重新启动绿色GDP研究工作。根据规划,2016—2017年,将选择不同地区开展试点工作。

  环境保护部政策法规司司长李庆瑞对此指出,绿色GDP2.0主要涵盖了四方面内容:一是环境成本核算,同时开展环境质量退化成本与环境改善效益核算,全面客观反映经济活动的“—爱因斯坦如何与讨厌的人相处环境代价”;二是环境容量核算,开展以环境容量为基础的环境承载能力研究;三是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开展生态绩效评估;四是经济绿色转型政策研究,结合核算结果,就促进区域经济绿色转型、建立符合环境承载能力的发展模式,提出中长期政策建议。

  众多业内人士指出,绿色GDP代表了国民经济增长的净正效应。有研究估算,在过去10年里,中国的环境损害和资源枯竭应该算中国综合GDP增长的8—12个百分点。换句话说,经过这种算法,中国的经济增长接近于零。

  然而,正是由于绿色GDP核算只做“减法”,它从一开始被提出来时就备受争议。早在2004年,中国就在政府层面提出用绿色GDP指数取代原有的GDP指数,但并未能取得应用。“一下子用一个指标(绿色GDP)来反映(环境与发展)问题,有很大难度。”全国政协委员潘碧灵介绍说,绿色GDP提出十年来未能落实应用,在客观核算和主观观念因素上都存在阻力

告别唯GDP论绿色经济真正ing役

  资源、环境的资产定价核算难。“十八大指出要把资源的资产价值真正按照市场中的配置量化,这其实是一个大的系统工程。”潘碧灵进而指出,我国矿产资源、水资源、森林资源等很多资产的定价不是按照市场定价的,这样一来,绿色GDP的核算就出入很大。

  于是,绿色GDP2.0研究将在绿色GDP1.0的基础上寻求创新。李庆瑞表示,“在内容上,增加以环境容量核算为基础的环境承载能力研究,圈定资源消耗高强度区、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重灾区,摸清‘环境家底’。”

  除了指标体系,还需要有坚实的数据作支撑。据了解,为了克服前期数据薄弱问题,夯实核算的数据和技术基础,绿色GDP2.0研究将充分利用卫星遥感、污染源普查等多来源数据,构建支撑绿色GDP核算的大数据平台。

  不难发现,尽管绿色GDP至今仍是一个正在研究、有待成熟的项目,但是公众期望,这这样理解了种制度建设与政策设计,会唤醒全社会对走可持续发展道路的认识,以此转变经济增月缺月圆到年关长方式,再现蓝天碧水。

  :

  安徽:池州林业产业夯实加强壮大“绿色经济”

  湖北:张湾区发展绿色经济 创造绿色福利

  法国总理:绿色经济不是负担 是撬动经济增长的杠杆

  吉林:靖宇县实施绿色经济转型得到的丰厚回报

  (来源:中国环保)

獭兔饲料
湖北摩天
德州到保定的汽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